相关文章

在合肥找个好保姆,难不难?

来源网址:

 看供需:称心保姆不好找,专业月嫂供不应求、价格一路走高

  2月23日上午,位于合肥市政务区的某知名家庭服务有限公司内电话响个不停。工作人员熊经理告诉记者,电话都是咨询家政服务的,其中寻找白班保姆的市民居多。

  “元宵节当天,有20多位雇主前来寻求家政服务人员,最终找到满意的只有5位。 ”熊经理说,眼下有些阿姨还没回来,有些阿姨春节前就被预订。 “家政服务人员供不应求,目前公司每天都在招聘,元宵节之后情况应该有所缓解。 ”

  铜陵市的安徽大嫂家政负责人唐建中也表示:“月嫂得提前好几个月预约,现在找月嫂得等到6月份之后。 ”他说,“不过,今年受经济下行因素影响,铜陵市不少服装厂工人、餐饮从业人员转行家政业,所以普通家政人员基本能满足需求,但专业性较高的月嫂、育婴师仍是‘香饽饽’。 ”

  “家里老人身体不好,我和丈夫上班又挺忙,还有上小学的孩子需要照顾,所以想找个住家保姆。 ”近日,在合肥市经开区一家家政公司内,记者遇见了正在面试保姆的陈女士,“家政公司推荐了保姆,但是我问了她几个问题,感觉不是很机灵,而且已经46岁了,担心繁重的家务,保姆身体吃不消。我打算等到月底保姆大量返城之后再看看。找保姆也不能急,毕竟住在一起,得找到合心意的。 ”

  市场对家政服务人员的需求增大,一些家政公司开出的工资也水涨船高。

  “今年普通保姆的月薪增长了200元左右,而月嫂的价格也是一路走高。 ”馨贝家庭服务有限公司熊经理说。

  记者走访发现,合肥初级月嫂最低月工资4000元,星级月嫂月工资则高达8000元,我省其他城市的月嫂最高工资也达到了7000多元。

  唐建中认为,雇请家政服务人员是“刚性需求”,多数人认准价高必然质优,咬牙都要选价格高的月嫂、育婴师。但真正素质高、符合市场需求的保姆、月嫂的从业人数并没有显著增长,供不应求造成了如今家政市场的“价格攀升”。

  多家家政服务公司的负责人也表示,如今城市里的年轻人忙于工作没时间照顾家里,大多依靠请保姆来照顾小孩和老人。保姆市场估计会在较长时间内维持“卖方市场”地位。

  看变化:年纪轻、学历高的保姆增多,线上预定成为市民新选择

  年龄35岁到45岁的中年女性、受过专业培训、有生活阅历……这样的保姆无疑是绝大多数家庭和顾客的“首选”。但随着家政服务业的不断发展,在当前市场上,年纪轻、学历高的保姆正逐渐增多。

  “家政从业人员从以往的50岁以下,变成了45岁以下为主,部分月嫂、育婴师甚至是‘80后’;此外,近年来大多数的家政从业人员都是高中以上学历。 ”合肥浩世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薛飞翔表示,年轻人体力更充沛、知识接受更快,会利用新方式进行服务,更受年轻雇主的青睐。

  馨贝家庭服务有限公司熊经理也表示:“现在保姆的学历以及文化水平比前几年高些,顾客所需要的也是更高端的服务。 ”

  今年30多岁的小朱从事家政服务工作已经有7年时间,4年前她转向月子护理,如今带过的宝宝和产妇近40个。“雇主觉得我生过孩子有带孩子的经验,并且年龄不大,思想观念新潮、文化程度较高都让他们对我很满意。 ”小朱说,“我自己也觉得家政行业前景很好,有同学大专毕业以后就去了上海当保姆,现在月薪都超过1万元了。 ”

  从事人员学历走“高”,年龄降“低”是家政市场的变化之一,不断打入的互联网渠道也影响着这个传统行业。

  “58到家最近开通了保姆服务,网上下单方便快速。 ”合肥市民孔小姐告诉记者,以往通过传统家政公司找保姆,公司安排保姆之后就不管了,而网络平台不仅拥有完善的客户评价、客户回访,而且能够全面全时段对保姆服务进行跟踪反馈。

  58到家家政事业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传统家政公司因规模及从业人员素质受限,很难解决保姆服务安全和售后这两大难题。 58家政将通过身份证、背景调查做到全国联网备案认证,同时对保姆服务技能进行专业测试,充分了解保姆的个人信息与技能。

 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5年中国“互联网+”社区研究报告》,2014年我国O2O市场规模已达3095.4亿元,2015年国内O2O市场规模将超过4600亿元。调查显示,家庭保洁在传统到家服务类型中的使用频次最高。

  看发展:入职“零门槛”、品行无处查,行业有待健康发展

  “年前的保姆说好年后继续做的,结果她又说家里临时有事,不来了。没办法,我只能重新来到家政公司找保姆。 ”在合肥市庐阳区一家家政公司内,刘先生无奈地说,“自从5年前,老婆生了小孩之后,家里就一直请保姆,前前后后换了十几个了,不是手脚不干净,就是干活不利落,各方面都满意的,可能说不干就不干了。 ”

 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,消费者对家政市场的吐槽不少:开车要带驾驶证,可进门入户的保姆却是“零门槛”;干活没有多卖力,涨起价来却一点不含糊;每日一个屋檐下相处的保姆到底品行如何,却无处可查……

  “雇主在挑保姆,保姆也在挑雇主呢。 ”合肥市一家家政公司的负责人表示,现在一个保姆会在多家家政公司登记,不同的家政公司会为保姆介绍不同的雇主,保姆就会从这些雇主中挑选自己比较满意的人家,不仅如此,有些保姆甚至已经与雇主签好了协议,但如果遇到条件更好的,便会直接毁约“跳槽”。 “像我们公司,80%的保姆都是流动人员。 ”

  “家政行业的确存在一些问题,但行业规范不仅仅是中介的事,还需要多方共同努力。 ”唐建中已经从业10多年,他表示,从推进保姆供给侧角度看,可以建立更加高效规范的保姆供给机制,根据城市对保姆需求人数、需求特点,照看孩子、老人等进行细分,及时发布保姆信息,加强培训,提高保姆人才整体技能,从而实现保姆服务的规范化。“2月1日国标委发布的《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》正式实施,其对不同级别护理服务的工作内容、护理技能及服务人员要求做出了明确的规定,有助于家政市场的健康发展。 ”

  在前不久结束的省“两会”上,省政协委员陈定新表示,由于全省各地家政服务业尚未形成一个健全的行业秩序和规范,也没有统一的管理机构,不少家政服务企业各自为政、不规范运作,服务人员质量无法保证。 “可以利用现代网络技术,建立家政服务输出地与输入地信息交流平台,准确对接。另外,可以通过平台对提供家政服务的企业进行监管,促进家政服务业规范有序发展。 ”